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星空演讲丨董璇坦然回应危机:这么多天我一直没有哭过_娱乐

  • www.ju111net
  • 2019-04-30
  • 451人已阅读
简介腾讯娱乐专稿(文/郝继)12月16日晚,由腾讯新闻出品、腾讯娱乐主办的星空演讲璀璨开启。身处人生巨大漩涡当中的女演员董璇,勇敢地站在台

    腾讯娱乐专稿( 文/郝继)12月16日晚,由腾讯新闻出品、腾讯娱乐主办的星空演讲璀璨开启。身处人生巨大漩涡当中的女演员董璇,勇敢地站在台前,向外界讲述婚姻危机后的自己。这次接受星空演讲邀请公开亮相,董璇犹豫许久,但陌生人的善意和关怀,让她觉得自己不能让大家失望。她最终来到台前,决心向外界揭开自己最真实的一面——不仅仅是屏幕前光鲜亮丽的女演员,也不只是热搜话题里忍辱负重的妻子和母亲。董璇在星空演讲剪去多年温婉的长发,今夜出现在观众眼前的董璇,留着一头清新干练的短发,气场全开。这是董璇生平第一次演讲,她回顾自己从沈阳音乐学、总政歌舞团、北京电影学院一路艰辛走来的经历。不管是繁重的训练、还是事业瓶颈,或是职业危机,都没能压垮这个乐观坚强的东北女孩。30多年的人生,她一直觉得自己是“得到老天的眷顾”。2018年是董璇结婚的第七年。当一家三口的美好生活被一桩官司打破,董璇不得不接受命运的一计“重击”。婚姻陷入危机,事业无奈被搁置,董璇只能咬牙扛过去。说到这里,董璇眼泛泪花,几度动情,但她忍住了泪意。作为家里唯一能抗下事的人,她坦承这段时间自己不曾流过泪,不能分心,不能泄劲,用把自己的全部力量用来面对危机。“只有人间的美好,才值得你的眼泪。”诸多磨难过后,董璇决心做回自己——做回那个不相信眼泪的女孩。以下为董璇演讲全文:大家好,我是演员董璇。不好意思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。以前不管考沈阳音乐学院、总政歌舞团、北京电影学院,还是后来到各种剧组试戏,都没有紧张过,有一种可以说是盲目的自信,因为我从没觉得自己会考不上、选不上,而且事实也确实如此。但现在我却会紧张了,可能因为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演讲,第一次站在台上要说这么长时间,第一次用说的方式来向大家介绍自己。也可能因为,我觉得我现在算是接受过生活的教育的人,不再像过去那么初生牛犊了。在今年以前,我一直觉得自己命挺好的。考沈阳音乐学院时,全黑龙江省就招一个学生,我考上了;快毕业的时候,总政歌舞团招演员,在那之前总政已经十年没有招过演员了,我赶上了;觉得跳舞不是长久之计,就去考表演,北电和中戏都考上了,我选择了电影学院;上学后从大二该拍戏了,我第一部戏就是女一号;后来觉得该结婚就结了,该生孩子就生了……总之,过去30多年里一直都觉得我得到老天的眷顾。这个观念第一次受到冲击,是有一次我去录《非常静距离》,李静静姐问我:“人生低谷的时候,怎么排解压力转化心情?”我当时被问懵了,我什么时候人生低谷了?说我人生低谷了,我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到?后来我思考了一下,与其说自己命好,不如说我是心态好;但与其说心态好,不如说我对于自己得到的一切,始终心存感激。在别人的眼里,我算是有一个比较幸运的起点,应该借势上升,不断冲击高峰,争当一线。但在我的感受里,我对所谓成功并没有很强的欲望。我觉得有戏拍就很好,有工作就很满足,工作少的时候在家带孩子也很开心,毕竟演了16年的戏,知道镁光灯下的座次高低,并不应该是全部的人生。让生命回归生活,才是现在的我最想要的状态。我会有这样的想法,和我的家庭教育有关。我是个东北人,很多人可能因为我的长相或者扮演过的角色,觉得我就是个温柔的南方女孩,其实我来自黑龙江。大家觉得东北人心大、喜感的天赋属性,也是我性格里与生俱来的一部分。但我觉得东北人的性格里有些天性乐观的部分,却也不止这些部分。我演过《闯关东》,我姥姥就是闯关东的山东人,她带给我们小辈的是一整套做人的标准,比如,做人要吃得了苦享得了福,要谦虚低调与人为善,要靠自己的双手去挣自己的前途,等等等等。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教育下长大的。我的小时候是个挺好看的小孩儿,在我们绥阳林业局小有名气,常常有叔叔阿姨特地跑来幼儿园围观我。单位里很多同事不知道我妈的名字,但一定知道她就是欢欢的妈妈——欢欢是我的小名。我到我爸部队探亲的时候,我就像一个吉祥物一样,叔叔伯伯们抢着抱我,基本不需要自己直立行走。但在我家的标准里,相比容貌,一个人更重要的是品德、是能力、甚至是外界的口碑。我爸妈并不觉得长得好看有多重要,反而常常拿别人家孩子来跟我相比,小时候我非常不理解,但随着我越长大越咧吧,我终于见识了我爸妈的远见卓识,“越长越咧吧”是东北话,翻译过来就是越长越丑的意思。我就是,相比容貌,他们带给了我更重要的、使我受益一生的财富:让我从小不虚荣、不自恋、不取巧,知道如果想要什么,一定要自己脚踏实地付出努力。所以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。小的时候我学舞蹈,大家都知道学舞蹈有多苦,而我是能吃苦的那一种。在沈阳音乐学院的时候,我们的舞蹈老师王嵩妹老师非常严格。私底下有人给她取一个绰号叫王小棍,因为她随身带一根小棍。当我们想偷懒的时候,只要看到老师的棍子慢慢抬起来,就会瞬间打起精神来。有一次,同学们以为老师晚自习的时候不会来,几个人偷偷溜出去玩儿,结果被老师逮个正着,第二天老师进教室,说了两个字“下腰”。在每个人腰下面放一个暖水瓶,不让起身的时候就不能起,只要一乱动就很可能把自己烫到。每次练完功,都感觉自己手脚脑袋都堆成一团了,累到了极点。高强度的体能训练,其实能提升人的心理承受能力,然而我们的训练强度已经高到另外一种范畴,同学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后就抱头痛哭。我们宿舍里,只有两个人不哭,一个是我,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儿,她性格特别有意思,每当其他人哭哭啼啼的时候,她就给大伙儿打气:“敌人让我们哭的时候,我们就笑!”我当时就觉得我和她属于一种人,我们都属于不相信眼泪的女同学。现在随便打开一个公众号,肯定说这种方式不好,不懂得示弱的女人会很累啦,你越倔越被虐啦,诸如此类。但我觉得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,而我的方式,恰恰只有这一种。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觉得老师是敌人。事实上,学过舞蹈的人都知道,老师对你越严,其实是对你的期待越高,如果老师真把你放旁边把杆,不管不问,说明她对你已经放弃了。而且老师虽然要求高,但绝不是不合理的,只不过作为学生没法偷懒,必须付出100%乃至200%的努力,才能够上那条及格线。但当你做到的时候,其实是会对自己产生很强的自豪与自信。以我的性格,一定是卯着劲儿也得做到了,因为从小我姥姥就教育我,“不能让人对你说出一个’不’字。”学生的表现,其实老师都看在眼里。在沈音的最后一年,总政歌舞团来招演员,王老师不仅力荐了我,而且当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她比我还激动。回忆起这段经历,我很感谢我的老师,因为生命里并不总是能遇到像老师这样无条件对你好的人。同时我也要谢谢我自己,生活里可能没有具体的敌人,但一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,你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你面前,把你逼到绝望,逼到想哭。但我一定不哭,因为我会把所有的力量集中起来去克服困难,我不能让眼泪泄劲。你们说我坚强也好,理性也好,或者有些嘲弄的人,说我心大也好,但相比发泄情绪或者博得同情,我觉得靠自己解决问题更重要。这个道理,在我10几岁练着劈叉、弯腰、倒立的时候就已经懂得:当时忍住的眼泪,会变成时过境迁之后的微笑。好不容易才进了总政,还不到两年的时间我又要离开了,考进北京电影学院,重新成为一个学生。这并不意味我有什么明星梦,而是我提前看到我30岁时可能面临的职业危机。当时一刀切,舞蹈演员30岁时要不转业,要不改行做编导,我又没有能力去做一个编导。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前辈在规定面前茫然纠结,甚至我看到她们在后台偷偷地哭,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们,但我暗暗立下了决心:在我30岁的时候,一定不要那么被动地哭泣。所以在自己还有选择的时候,我提前走上了另一条路,在成为演员之前,经历的一切都成为我的财富,让我对之后得到的每个角色都心存感激。很多人因此觉得我心大,但对自己获得的一切都抱有感恩之心,怎么还会去计较得到的是多是少呢?后来我在电影《立春》里演小张老师,其实我是被顾长卫导演抓去救场的,原定的演员突然档期出了问题,临时找我顶上,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导演虽然很和气,但其实对艺术的标准很严格。虽然我戏不多,但是那四五个月的时间里,我不仅全程跟组,还写了完整的人物小传。我要吃很多内蒙焖面,让自己长胖一点,看起来更像一个80年代的人。没有我的戏的时候,我就在制片办公室练包头话,不光自己练,还找一切机会和当地人对话,我们旁边那小卖部老板都被我骚扰烦了。有一天他实在忍不住了,和我说:你能不能好好说话,讲普通话。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一段很有意思的经历。当我在电影院里看到成片的时候,特别感动,能配合导演完成这样一部作品,作为一个演员真的感到非常光荣。你们问我,为了那样一个角色,你付出那四五个月的时间,值得吗?非常值得,甚至可以说非常幸运。我塑造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物,赶上了胶片电影的最后一班车,得到了一个原本我只能仰望的导演的点拨和指导,跟着那么优秀的一个团队,学习了他们的工作方式……这一切难道还不够幸运吗?可能是因为我这样的心态比较容易相处,很多导演、制片在拍完戏之后,还会继续找我合作下一部。我觉得这像是一个正能量的循环,当你用一份感恩、珍惜的心对待自己得到的每个机会,遇到的每个伙伴时,你得到的回馈也会是积极的、美好的。在外界的标准里,在这个行业里,不追求永无止境的顶点,不追求人群当中的c位,好像证明你落入了低谷。但我觉得,不是所有人的标准都是这样的,就像在我们老董家的标准里,努力工作、认真生活、对人仗义、谦虚克己,永远不要和别人攀比,那才是一个人应该做到的本分。至今我的所有努力,就是为了成为这样一个人。为了让自己不要成为一个被训练压垮而哭泣的人,我花了比同学更多的时间去练习;为了让自己不要成为一个遭遇事业瓶颈而哭泣的人,我在危机降临之前就开始学习新的职业技能。那么,接下来,我还是会付出同样的努力,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打击,我都不会哭泣。这几个月里,我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和帮助,也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忠告和理解,很多声音告诉我,你可以哭,你可以不绷紧自己,你可以只顾自己,让自己活得轻松。当然,总会有一些质疑的声音,我也网上看到有人叫我“原谅教教主”。大家知道什么叫“原谅教”吗?反正我不管,我只知道现在的我还是那个卯着劲儿在练功房独自训练的犟姑娘,我不能分心,我不能泄劲,只能把自己的全部力量用来解决眼前的问题。毕竟,在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早外面有工作,而我现在是家里唯一一个能扛事的人。至于以后会怎么样,那时候的事。反正我相信,以我的性格,无论面对什么情况,总是能靠自己蹚过去的。但我还是很感谢这段时间以来,我遇到的很多人的善意。有一次在机场遇见一位大姐,她问我可以拍张合照吗,我说当然可以。合影之后,她紧紧地握着我的双手,看着我的眼睛,非常诚恳地和我说:你是最棒的,你要挺住,一切都会过去。还有一次我在深圳拍广告,有一个司机小哥,从早到晚跟了我们两天的时间,期间我能感觉他有话想对我说,在最后工作马上要结束的时候,他突然跟我说:董璇,我希望你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一生幸福,我们都支持你。其实,这么多天来我没有哭过,我都怀疑我的泪腺是不是坏了。直到我遇到了那么多人,对我的善意与关怀,我才知道我的泪腺是好的,我才知道,只有人间的美好,才值得你的眼泪。就像我现在在台上,那么真实地、近距离地感受到大家对我的爱,我也还是拼命把眼泪忍住了。是的,我还是我,那个生活想让我哭,我却报以微笑的董璇,但我现在真的很感动,你们能和我在一起。谢谢大家。

, 1, 0, 3);

文章评论

Top